侵權投訴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在線醫療的“盈利病”怎么治?

2020-03-04 15:42
劉曠
關注

在線醫療的“盈利病”怎么治?

年初爆發的疫情不僅引發了社會各界的共同關注,還影響了國內各行各業的正常發展。一次又一次延遲復工消息的公布,讓很多企業著實苦不堪言,特別是餐飲、酒旅、房地產等行業,不僅流失了春節前后的巨大“紅利”,甚至有些企業還面臨著破產的窘境。

但事情總是有另一面,在全國人民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此前在大眾視野并不活躍的互聯網醫療有了用武之地,活躍度呈現出了爆發式增長。

那么,在此影響之下,我國互聯網醫療行業是否已經迎來機遇期?未來行業又將如何發展呢?

盈利難仍是行業最大痛點

疫情之下,國內主流互聯網醫療平臺京東健康、平安好醫生、丁香醫生、阿里健康、健康160、好大夫在線等紛紛推出各自的在線醫療服務。一時間,具備專業、及時、高效、便捷特點的互聯網醫療迅速升溫,并逐漸成為人們在特殊時期就醫的有效補充方式。

據披露,截至2月8日24時,阿里健康問診頁面累計訪問用戶近1000萬人,累計在線問診用戶超過93萬人;醫生人均日接診量100人以上,呼吸科部分醫生人均日接診量在200人以上。

疫情期間多種矛盾的集中爆發。使互聯網在線問診完成了一次初步的用戶教育,大部分用戶第一次知道在線問診及其可以提供的價值,也意識到一些基本醫療健康需求通過在線問醫生的方式就能夠得到解決。

之前,由于人們的傳統就診習慣和對互聯網問診不了解等原因,互聯網醫療平臺在培養用戶習慣方面費盡心思卻收效甚微。而此次疫情無疑讓互聯網醫療進入了更多人的視野,大多數互聯網醫療平臺也得到了不錯成長。

但這并意味著整個互聯網醫療行業就能扭虧為盈,馬上實現盈利。相反,實現盈利對整個行業依舊是任重而道遠。

如果從當前整個行業的盈利模式來看,目前大多數互聯網醫療企業仍采用的是通過砸錢培養用戶習慣來換取長線盈利的模式。但是這種“先上車后補票”的盈利模式,在無形中就增加了互聯網醫療企業的盈利周期和運營壓力。

曾就有業內人士表示:“遠程醫療現在整體面臨的困境就是找不到盈利模式,本身的發展特性決定了其長周期的盈利特性,3-5年的盈利周期成為必然。”

而在如此漫長的盈利周期下,就使得許多的互聯網醫療企業的輔助流量帶動意義更大。就目前來看,在互聯網醫療市場中的頭部玩家,要么背靠大樹好乘涼,比如平安好醫生依靠平安集團支撐,熬過漫長的盈利周期,走向了保險+健康管理的模式。

要么依靠其他業務來帶動遠程醫療,如丁香園的主要業務圍繞醫生展開,包括給醫生提供科研和招聘服務等,同時還開辟了為醫療企業服務的業務,并通過網絡營銷進行變現。

所以,除了培養用戶使用習慣之外,遠程醫療企業要實現盈利,還必須要實現醫療閉環上藥和治的互通。

而對于純線上的互聯網醫療企業來說,很難獲得高客單價和盈利。因為在醫療行業以往的盈利大頭還是在藥和治上,診費占比很少。這就需要企業跟線下醫院形成協作,但線下醫療行業不可避免有重資產、回報慢的特點。

盈利的第一副藥:左手線上、右手線下

互聯網醫療的優勢明顯,但其缺點也很突出:無法直接接觸病人取得最準確的信息、無法即時處理、無法進行除口服藥以外的特殊治療;特別是無法進行侵入性操作、更不用說手術了。因此互聯網醫療并不適合所有人,特別不適合診斷不明、急診、需要特殊治療的人群。

而且治療過程中要監測療效和不良反應,隨時調整治療方案。單純的線上問診無法完成所有環節。在線問診如果沒有結合有質量保證的線下體格檢查、檢查和化驗配套,本質上只是個兜售藥品的工具。

所以,要想互聯網醫療有更好的服務質量、更高的滿意度,就必須與線下實體醫院相互合作,而且在政策層面,也要求互聯網醫療機構必須依托實體醫院,整合線下醫療資源。

從目前的運營方式來看,互聯網醫療模式分為自建自營模式和共建合營模式。自建自營模式是指醫療機構或者區域衛健委托醫療IT公司建設軟件平臺并提供系統運維服務,自身來負責平臺的業務開展。

而共建合營模式則是第三方機構與醫療機構或區域衛健委共同建設和運營互聯網醫院或區域醫療互聯網平臺。

從互聯網醫院運營來看,醫院不僅需要提供醫生,而且還需要提供IT人員對軟硬件設備進行運維服務,需要提供后臺管理人員及客服。醫生可以實現彈性供給,但中后臺的管理人員則相對固定,且IT運營維護和互聯網服務并非醫院強項,若實體醫院自身來運營互聯網醫院,運營成本肯定會高出許多。

若采取共建合營模式,IT建設和運維、互聯網服務以及其他互聯網醫院中后臺工作,可由第三方機構提供。

并且第三方機構會服務多家互聯網醫院,讓其固定的IT和人員投入的使用效率最大化,參與共建的醫院僅提供醫生即可,醫生可利用上班時間和空余時間提供線上醫療服務,患者可獲得更優質的就醫體驗。

可以看出,在這兩種模式中,只有共建合營模式才能實現各參與方的效率最大化。所以,在未來共建合營模式定會成為主流。

盈利的第二副藥:打造生態

除線上問診、遠程診療等模式外,互聯網醫療領域目前仍在積極探索其他類服務模式,比如互聯網+健康管理、網約護士、健康商城、商保服務、聚合支付等來為行業盈利助力。

醫療數據助力新型商業保險產品研發和精準銷售,商保發展空間極其廣闊。2019 年 11 月,中國人壽聯合萬達信息,利用上海健康云平臺資源,成功研發并推出單病種保險產品——“國壽肺安寶特定腫瘤疾病保險”(簡稱“肺安保”)。

傳統商業健康險產品基本上針對健康人群,針對患病人群通常拒保,或者收取高額保費。而“肺安保”產品根據區域人群醫療數據來開發,讓肺小結節人群有機會獲得健康險保障。區域互聯網平臺可以助力新型商業健康險產品研發,而且能協助產品精準營銷,實現多方共贏。

以互聯網醫院和區域互聯網醫療平臺為入口的聚合支付業務空間,也有望達十億量級。現在無論線上還是線下,移動支付、銀行卡支付已經成為主流,很少使用現金支付。

聚合支付平臺則通常整合多種支付方式,實現支付統一管理,而互聯網醫院和區域互聯網醫療平臺是其主要入口。聚合支付盈利模式以第三方支付平臺返傭為主,目前返傭比例為萬分之五,即交易金額1萬元,可實現5元返傭。

根據衛健委和醫保局的數據,2018年我國醫院總收入約3.2萬億元,基本醫療保險基金總支出1.76萬億元,而我國2018年健康險理賠金額約0.17萬億元,由此可知個人自費部分約占40%,即1.3萬億元。考慮到醫院收入成長性,若按萬分之五的比例計算,每年基于自費部分的返傭規模可達十億量級。

同時網約護士作為新興的服務模式,未來發展空間也非常廣闊。2019 年1月國家衛健委發布《關于開展“互聯網+護理服務”試點工作的通知》,鼓勵各地利用互聯網等新技術開展護理服務。隨后各地出臺“互聯網+護理服務”政策細則。當地居民可通過區域互聯網醫療平臺進行“網約護士”,讓護士及醫務人員提供上門護理服務。

以健康中山為例,中山市居民可通過健康中山APP預約基層醫療機構的護士進行上門服務,比如為長期臥床患者提供“壓瘡護理”等。護士每次上門服務費約300元,健康中山運營商每次收取費用的10%作為系統服務費,即每次收取30元系統服務費。

隨著中國老齡化程度加深,再加上生育率走低趨勢,網約護士的需求也將隨之增加。目前我國75歲以上人口數目約為6000萬人,與養老護理相關的業務空間也呈百億量級。

結語

目前,互聯網醫療行業在我國仍處于發展初期,提升空間大,需求潛力足。

據衛健委數據顯示,我國互聯網醫療正呈現穩步上升的趨勢,從2009年的0.52%已上升到2018年0.85%。但是美國等發達國家的醫療IT占比為3%-5%。與發達國家相比,全國醫療IT占比0.85%都屬較低水平。可見我國醫療IT投入還有較大提升空間,行業發展也有很大潛力,破解盈利難題并不難。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請聯系舉報。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

牛竞技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